当前位置:
首页 >> 
罗永浩和锤子的蜕变:从孤独到融入手机江湖正文
罗永浩和锤子的蜕变:从孤独到融入手机江湖
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5-11-10

第一次认识罗永浩的人都会折服于他的演讲口才和犀利的对话方式,当然时不时报个粗口这让大家对他印象非常深刻。做英语培训的罗大哥开始做锤子手机时还以为听错了,锤子手机试水后并未得到很好的战果,现在罗老师又要做坚果手机了,听着名字更接地气了。

  罗永浩变了。

  最直观的变化是更胖了。作为锤子科技CEO,因为忙于工作又缺乏时间锻炼,加班还时不时夜宵,罗永浩的体重直线上升,已经突破了200斤。

  此外,“他对世界的认知变了,他的眼界更开了。”锤子科技CTO钱晨告诉腾讯科技,罗永浩此前最大的问题,是他对外的要求很高,从不让步,因此造成各种各样的痛苦。

  手机行业并不像罗永浩想象的那么简单。去年,锤子科技在Smartisan T1手机发布以后,罗永浩和他的团队在供应链、舆论公关等方面遭遇了很大挑战。

  “外界对我们有太多的误解。”一名锤子科技内部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很多人都以为T1不过就是罗永浩随便拉着十几个“街头小混混”做出的贴牌机。

  与此同时,罗永浩在此之前攒下的仇恨也在这一刻找到最佳的爆发机会, 对锤子的吐槽之声铺天盖地而来。“很多人甚至都没有使用过T1,完全是处于对老罗个人嚣张气焰的不满。”上述人士说,由于罗永浩个人色彩过于突出,容易导致整个公司的命运都受其牵连。

  随之,锤子科技不得不在对外策略上发生转变。罗永浩的微博也转交给了锤子科技公关部审核,从此炮轰友商的微博不再出现,他本人也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最大的危机在于,T1手机在供应链和产能方面遇到了很严重的问题,导致销量远不及预期,甚至差点资金链断裂。关键时刻,公司CFO为T1手机定了产能,并让“钱打滚”了十几个来回,才让公司活了过来。

  因为在T1上交了太多学费,罗永浩在做千元机坚果时,开始为供应链管理寻找可靠解决途径,并开始和手机圈产业链和行业人士频繁接触。

  “老罗做T1的时候,是孤胆英雄式的,那时行业里并没有很多他的朋友。”钱晨向腾讯科技表示,如今的罗永浩在手机行业里已不再孤独,而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分子。

  活下来最重要

  在T1发布4个月后的2014年9月份,锤子科技开始着手打造一款定位千元机的新品牌坚果手机。

  罗永浩曾号称专为“城市精英,中产阶级里面偏感性、偏文艺,在意生活品质和品位的人”做手机,不过,定价899元起的坚果手机已经与这一定位的人群相去甚远。

  坚果手机无论从价格定位,还是主打塑料材质、取消物理按键,都是罗永浩这位曾经的“理想主义者”做出的妥协。在从文青向商人再到企业家转变的过程中,罗永浩放弃了很多自己曾死死坚守的“原则”。

  “经营一家企业,它的市场格局如何,作为CEO必须要面对现实,为企业未来负责。”

  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向腾讯科技表示,老罗最早是挺文青,但如果锤子的品牌如果只是限于一小部分人,然后不能推广到更多的人,这对企业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从T1的拒绝预装到坚果开始与大象公会、名片全能王和触宝等建立合作,罗永浩已经做出了让步。预装软件主要是出于商业的考虑,毕竟,锤子不希望自己亏钱卖坚果手机。

  李剑叶表示,一开始要做坚果手机时,内部对更廉价的产品难以接受,“因为坚果是一个千元机,我们一开始一直是想做定价在两千元左右的新机。”

  坚果手机的目标售价由1500元一直在往下调,最终16GB售价899元、32GB售价999元确定于今年5月左右。罗永浩曾对坚果手机的售价十分纠结,不过由于1500元这一价格比较尴尬,最终他还是做了妥协。

  “这个价格,看出老罗还像一个企业家,要不然,一任性又完了。”钱晨如此调侃说。

  “坚果的定价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拍脑门的事,是一个在‘江湖里’互相沟通的结果。有我们,也有帮我们做销售的人。”

  钱晨告诉腾讯科技,坚果手机是在充分讨论的基础上才最终确定一个价格平衡点,价格确定以后,发现很偶然地跟899元的红米“撞衫”了。

  无论是红米、荣耀还是魅蓝,千元机都是目前最好走量的手机。“很多人认为软件一定挣钱,但必须先考虑客户的基本数。”钱晨说,罗永浩也是因为认同了这一点,才用这个价位去扩充客户数。

  锤子科技此前在供应链上栽了大跟头,为了避免悲剧的重演,坚果手机发布会延时了一个月,以提前保证10万台左右的供货量。此外,坚果手机的“情怀”背壳因为对2D和3D打印的要求高,以及供应商同时要面对多个厂商,无法保证产能,这让罗永浩十分苦恼。为了提高执行效率,锤子科技接下来打算设立自己的小加工厂,让自己的团队来生产“情怀”贝壳。

  从孤独到融入行业

  闭关大半年,罗永浩也变得更加聪明,那个口无遮拦、好斗、一点就着的罗永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深谙手机行业规律、出言谨慎、骄傲隐藏内心的理性商人。

  罗永浩此前觉得很多友商的做法不可理喻,于是就在个人微博公开“炮轰”。然而,从嘲笑友商到看自己笑话,罗永浩才发现做手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开始渐渐对某些友商的所作所为变得理解起来。

  “其实在中国的商业现实中,有些厂商只有那样做才能存活。” 李剑叶表示。

  因为融资的关系,罗永浩认识了很多圈内人士,他从这些人身上学到了很多,更理解这些友商的做法。“比如说小米抢购,确实有它的合理之处,如果像锤子T1那样囤货去卖的话,的确会很危险。”锤子科技内部人士称。

  “老罗做坚果时最大的区别是,有了更多行业积累。做T1的时候,他是孤胆英雄,那时行业里并没有很多朋友。”

  钱晨告诉腾讯科技,如今的罗永浩在手机行业里已不再孤独,而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分子。

  “手机行业外人看着好像血雨腥风,实际上大佬们私底下经常保持着互相来往。罗永浩与其他厂商之间也开始有一些小的来往。”钱晨说,这些厂商大佬之间的沟通都很简单,没有诡计奸诈,所以罗永浩的信息量比以前大了很多,决策其实就更加理性。

  提到友商时,罗永浩也不再咄咄逼人,他先后两次为自己曾轻率评价小米“耍猴儿式的抢购”向小米公司道歉,甚至还转发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微博)的微博称“祝小米4越卖越好”。

  当乐视微博公开炮轰坚果手机时,罗永浩转发该微博并祝福乐视发展顺利,同时他与贾跃亭在微博互动,公开称赞乐视超级手机“美得让人窒息”。

  “老罗因为之前吃过不少亏,现在变得更加聪明,道歉和祝福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讽刺友商。”不过,接近罗永浩的人士说,罗永浩很多性格其实并没有改变,“脾气还是那副臭脾气,拖延症还是那副拖延症。”

  锤子还有机会吗?

  千元机低端市场早已成红海,坚果手机要面临的对手包括小米、华为荣耀、魅族、乐视等。相比对手,坚果手机出货量差距明显,在产业链话语权和成本上处于劣势。

  罗永浩已经认同互联网公司而非硬件公司的玩法,那么坚果的成功必须依赖其销量达到千万级别,才有可能发挥入口效应。尽管红米和魅蓝都曾在半年内创下500万左右的出货量,但由于市场已经比此前更加饱和,坚果要达到千万级出货量,面临巨大挑战。

  遵循互联网玩法这一路径,在Smartisan和坚果手机之外,罗永浩已经为锤子科技已经瞄准了智能硬件领域。

  罗永浩和他的锤子团队考察了大量的智能硬件公司,但在他看来,这些公司中的绝大多数都严重不靠谱。参与众筹的硬件产品要么流产,要么产品质量很糟糕,锤子最终决定自己组建团队来做。

  腾讯科技从一位锤子高层获悉,VR成为锤子科技看中的下一个智能硬件方向,锤子目前也在招聘VR相关的员工。锤子科技相关负责人认为,手机上价值最大的地方就在于人与手机的交互体验,VR未来一定会把人从一个小屏幕解放出来。

  若锤子科技以挂牌新三板为目标,则挂牌之路不会有太多坎坷,VR产业也恰合时宜地可以为挂牌后的锤子科技带来价值提升。

  但对于罗永浩个人而言,挑战才刚刚开始。一位认识罗永浩十多年的朋友说,“老罗最初可能是想通过做手机积累财富,然后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做了锤子科技之后,才发现创业完全就是一条不归路。”

  隔行如隔山这句话无论对普通人还是创业者来说都是值得深思的一句话,想要在新的行业中发展除了资金和胆识,更重要的是需要迅速了解这个行业的来龙去脉,有句老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祝罗大哥坚果手机一炮而红。